無病呻吟♪

【疾走王子】[支倉x久我][隨筆黑白寫]

原噗
*時間點動畫05、06後,沒看過原作先說聲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真是嚇死我了,恭介。」
久我抬頭看向支倉,隨手摘去了綁起的髮帶,長髮隨著動作落下,支倉隨手扔了瓶水給對方,自己也扭開了瓶子灌了一大口,比賽結束後隊友們都各自收拾完東西休息,整個社團教室只餘下二人。

夕陽西下染紅了整個空間,徐徐微風從窗外吹了進來,久我想起比賽時的情形,心臟的脈動,隊友的呼聲,其實他是有些不安的,離開了一年的地方他感覺又熟悉又陌生,然而內心的不甘又再次喧囂。
他還想跑。
他才不想退社呢,但是為了方南。
至少他的隊友會繼續跑下去。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我這不是來了嗎?」
「動作也太慢了你。」
支倉笑著說道,伸手像是想抓住什麼又收了回來,站起身,直接伸手搭上了久我的肩膀。
「謝謝你了,恭介。」
「謝什麼呢。」
「謝謝你守住了疾走部,謝謝你回來了。」支倉斂起了笑認真說道,把頭靠向久我的臉側,最後的幾句話幾乎是貼著耳廓說,讓久我很是不自在。
「怎麼了,害羞了嗎?」見久我沒有開口說話,支倉忍不住調笑道。
「謝謝是我要說的。」久我掙脫支倉搭肩的動作,跟他面對面,「從那之後支撐著疾走部的是你。」

而我只是離開了,最辛苦的是你。

「支倉,我還想跑。」
還想跟著夥伴們一起跑。
「哈,我懂。你現在是疾走部的人了,你還敢不跑嗎?」
嘴邊勾起了笑,輕輕地交換了一個吻,把未言盡的話語藏在這夕陽之下。
「來場比賽吧恭介。」
而操場中奔跑的影子被拉得好長好長。
  1. 2016-10-16 21:24 |
  2. 【其他】
  3. | 留言:0

【劍俠情緣三/蒼策】狼妖AU

※設定起源請移駕:噗浪
※整理所有的段子+短打一小段
※師兄組(蒼爹軍爺)+師弟組(蒼太策太)

继续阅读
  1. 2016-10-07 18:11 |
  2. 【劍俠情緣三】
  3. | 留言:0

【東離劍遊紀】狩雲霄x捲殘雲(二)

※原作第十二集捏有。
※結局捏造有。
※(算是有些相關的)BGM參考:

我好像越寫越少orz 給大家有個心理準備(蛤

继续阅读
  1. 2016-09-24 23:51 |
  2. 【其他】
  3. | 留言:2

【OVERWATCH/MCHANZO】隨筆集中

原址1 原址2

※麥藏麥無差

01
這一次的攻防戰可謂是出師不利。
半藏因為善於居於高處射擊,往往能比戰友更早一步探查對手有哪些人、在什麼位子,弓箭不客氣的朝著慈悲、禪亞塔發射。
「我們又見面了。」
除了某些人。
聽到聲音的當下半藏立刻轉身後跳,想搶在第一時間擊昏對手,一旦拉近距離就對他不利,但是他的對手可不同,麥卡利,看著他從容不迫的朝自己扔下一個閃光彈,迅速扣上板機,「你就睡會兒吧。」
猝不及防。半藏恨不到將弓箭往麥卡利嘴巴裡塞進去。

這個人不知道是有意為之還是真的那麼湊巧。
半藏除了躲在高處、小房間中,有時後會跟在戰友最後面推進戰況,跟著物資車借著死角射擊對手的砲塔等等,然後總是在聽到戰友的吶喊的時候又被同一套的閃光彈、掃射的攻擊方式直接擊暈。
他真沒見過這麼煩的人!
他可不會再讓麥卡利得逞。直接拉滿弓,半藏忍不住嘴角勾起滿意的笑容。

「龍が我が敵を喰らう!」
然後他也滿意的看到麥卡利一臉驚訝於這一招來得那麼突然,龍魂直接吞噬了麥卡利以及他身邊的戰友。

02
雨水的味道混合著些許煙硝味,腦袋昏昏沉沉的只能任由眼前的男人拉著自己前進,分辨不出來身體是在痛還是已經麻木無感,隱隱約約好像還能嗅到鮮血的味道但已無力去辨識。
男人看起來很慌張,說著英語帶著些許暴躁的口氣,放棄去聽他說了些什麼,除了母語以外的語言在這時候都無法好好聽進腦裡。男人拖著自己打開了一間房間的房門,二話不說走進了浴室剝掉了身上的衣物,熱水從頭頂淋下,刺痛和暖意讓半藏終於有些精神睜開了眼睛。
麥卡利急著清洗半藏身上的血跡髒污,脫去和服看見的傷痕讓他眉頭一皺,拿起花灑小心地清洗,方才還昏昏沉沉的半藏現在看起來清醒了許多,麥卡利拍拍他的臉頰要他說說還有哪邊不舒服,卻見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只好努力拼湊腦海裡為數不多的日文單字,卻惹來半藏的笑聲。

「你該好好練日文了。」半藏用英文回覆他,而麥卡利有些惱羞得吻上他唇瓣,舔吻嚙咬一番,直至兩人都有些窒息。
稍早的一場激戰讓麥卡利第一次覺得心臟就要停止跳動,朝著半藏襲去的攻擊十分猛烈,只要差那麼一點他就再也無法如此觸摸這個人。
小心擦乾身體將半藏帶到床邊坐下,麥卡利熟練的用不怎麼齊全的藥物繃帶做消毒包紮,半藏有些意外地看著他的動作也沒說什麼,倒是麥卡利自己有些不自在的開口,「以前在捍衛者裡學的。」
「技術不錯呢護士先生。」
「要不是你有傷在身,我現在就推倒你你信不信。」

麥卡利看著半藏纏上繃帶的身軀,青綠色的龍紋刺青被白色繃帶包裹,繃帶因為藥水而染上褐色,那是他最不想見的,手指撫摸未被遮住的龍紋刺青,回想著這人拉弓射箭的身影,忍不住飆出髒話。
「小心點好嘛!」語氣不佳,卻滿是擔憂之情。
半藏伸出手將眼前的男人擁入懷中,將臉埋在他的胸口,嗅著他身上慣有的火藥味道。
「嗯,我會的。」

麥卡利擁抱住自己的力道有些大,半藏嘴邊勾起淺淺的笑。
  1. 2016-09-18 03:06 |
  2. 【其他】
  3. | 留言:0

【OVERWATCH/R76】隨筆

原址

"I've got you in my sights."

沙啞低沉的嗓音狠狠敲擊在你的心上,一別當年還並肩作戰時,那開朗高亢的嗓音指揮著捍衛者,同樣作為一個領導者,你明白他就是與生俱來令人信服的領導能力,令你也甘願為他背著光明走在黑暗之中,為了自己心中的正義與信仰。
曾經,你沉醉在他的咬字發音之中,所以儘管這嗓音因為歲月因為傷勢而變了調,你仍然能夠知道那有著士兵76這種奇怪名字的人是誰。
你怎麼可能忘得了,那如同刻在骨上、心靈深處的記憶與傷痕,那些狠狠撕裂彼此的爭執與衝突。
你忘了什麼時候,熟悉的人開始有著不熟悉的表情,忘了什麼時候,熟悉的人開始做著不熟悉的妥協,忘了什麼時候……熟悉的人開始說著不熟悉的負面話語。
你忘了什麼時候,你跟他不再並肩而行。

你曾經以為當自己能在再次遇到他的時候痛下殺手,你發現你錯了。
直布羅陀基地,那些年你們共同付出努力付出青春歲月,付出一切心血就為了心中認為的正義,你也曾經以為,你們做得到。
你發現你不記得基地爆炸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許是受傷太深也可能是爆炸衝擊過大,你只依稀記得消失在煙霧之中的身影。
當你再次踏上這個地方,心底的深處還是緩緩浮現一股懷念之情,還記得麥卡利那混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自己的底線、安娜和奇格勒總會拉著艾蜜莉一起抱怨著男人怎樣怎樣、托比昂總為了萊因哈特的盔甲毀損而脾氣暴躁……你阻止自己繼續回想下去,將注意力轉為如何侵入目標達到自己的目的。

你從來都不是真正的憎恨著誰。

看著他拿著衝鋒槍出現在你的面前,你發現你猶豫了,你發現你害怕將槍口對準他的腦門,而他不見有任何棄戰的打算,儘管就近身的距離而言他較居於下風,護目鏡遮住了他的表情,你難以想像他是用什麼心情來看待這次戰鬥。
過去以練習為旨的對決不計其數,你早該習慣這個人的攻擊習慣。
直到他開口說話。

最後是你贏了,你一個肘擊將他擊昏,這不像你,你竟然手下留情了,你蹲下身,伸手摘去他的護目鏡,熟悉的五官輪廓染上歲月帶來的滄桑,傷痕為他的經歷留下記錄,一頭的白髮令你心口發緊。
儘管你現在以死神為名,但你始終是個人,是個普通男人。
如膜拜心中的信仰那般,你低身下頭去吻上他的唇瓣,便不再留戀地起身就走。

然後他緩緩睜開雙眼,看著你移動到另一個建築屋頂上的身影。

I've got you in my sights.
And you're always in my mind.
  1. 2016-09-18 03:00 |
  2. 【其他】
  3. | 留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