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Free!/真凜】情非得已

*阿拉伯風架空設定

*我也不知道我的腦袋裡為什麼裝了這種東西......

*貴族商人x男寵

*不是我說要把凜設定成男寵的(牽拖什麼##)

*R18

*內容只有肉,只有滿滿的工口

*就是為了寫肉而寫的

*啊我都說了這麼多,我還是要強調這篇只有糟糕產物

*未成年的朋友建議趕快關掉視窗啊,姊姊我會良心不安

*壓力太大是需要紓壓的

*不要忘了我的肉文都是文藝向的

*確定要看?

*確定?

*好了我不吵了慢慢看啊ry

*一直忘記牽連結→劇情補完請戳我。(01/22)




  有時候正是因為彼此的關係,才可以不計後果的放浪形骸。

  是啊,反正他的身分是那樣的不適宜公諸於世,那又有什麼好在乎的?他該做的就是盡可能的取悅眼前俊美的男人不是嗎?

  看著已經坐在床邊的男人,他心裡知道這代表些什麼,輕輕扯開自己勒得有些緊的腰帶,從一旁桌上拿過一個小罐子,走到男人面前並且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隨著動作敞開的衣服下襬露出白皙的大腿,若有似無的蹭著男人的私部。

  「那個瓶子是什麼,凜?」

  「大人想知道嗎?」凜勾起笑容,艷麗的臉龐襯出嬌媚,一手搖晃著裝飾精緻的罐子,另一手輕輕地撫摸起男人胸膛,「真琴大人覺得這是什麼呢?」

  真琴伸手握住那不安分的手,並且湊到唇邊親吻,「會是酒嗎?是凜最愛的飲品?」碧綠色的眸子映照出眼前美人兒的身影,藏在瞳孔深處的是赤裸裸的慾望,凜笑瞇起眼,用嘴咬開罐子上頭的軟木塞,「真琴大人答錯了呢。」


  眼前的男人真要說的話還算是他的救命恩人,父親過世,家中失去最主要的經濟支柱,為了避免母親跟妹妹不要被賣作為奴,凜很乾脆地就選擇最快的賺錢方法,反正他最大的優勢不就是這張臉嗎?真琴避免了他們一家流落街頭,然而說來真是可笑,凜家原本也是不輸給真琴他們家的富有,父親過世、又遭親王發難,可以說是家道中落,那是一種被故友所救的羞愧之情,其中夾雜著一絲對感情的絕望。

  他愛慕他,然這樣的感情不僅多餘、沒有可能,還不被允許。

  --那麼,他何樂而不為呢?


  仰頭將罐中液體飲盡,伸出粉舌輕舔唇瓣,反握住真琴的手拉到自己大腿根部,另一手扔去了罐子,往自己胸口撫去,寬鬆的衣領滑落肩膀,微瞇起的眼充滿挑逗,「是春藥喔,真琴大人。」

  「真是壞孩子呢,凜。」真琴的手順著大腿根部往上撫摸,凜嘴裡溢出些許呻吟,紅寶石般的眸染上了霧氣,藥效發作,凜的臉龐包括身體立刻染上緋紅,難耐的扭了扭腰,下一秒被真琴往床上推去、壓在其身下。


  為了不被拋棄,只能盡其所能的去滿足男人的慾望。

  他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性愛中,假想著自己是被愛著的。

  從親密行為中感受到的體溫,他在自己耳邊呢喃的性感嗓音,毫不留情地衝撞帶來的快感,接吻是如何奪去他所有的氧氣,身體被充滿的那一瞬間……

  為什麼自己又哭了呢?


  為了快感,還是為了愛情?
  1. 2015-04-23 00:17 |
  2. 【Free!】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