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K/尊禮】喝醉

點文

《愛有等差》前提注意

*黑道老大×警官架空設定



  這是他們一貫的互動模式。

  由其中一方先提起,電話也好或是部下傳信也好,約在飯店酒吧(而且每一次都是不一樣的酒店,由提出邀約的一方決定),來杯紅酒或是雞尾酒,也許會配點起司之類的當下酒菜,喝得微醺(依宗像的酒量幾乎是醉了)才會離開酒吧,接著就到預約的房間,纏綿至深夜。

  通常都是周防在房間待到最後,然後看著宗像挺直的背影離開房間,最後在部下輕敲房門的時候才退房。

  自從周防尊當上了首領,他們之間一直都是如此,沒有任何改變,唯一的改變大概是一個月相約在飯店的次數是越來越少,理由?並不是他們誰變得比較忙碌,而是宗像單方面的有意減少,理由只是工作第一。




  周防隻手撐在酒吧吧台,另一首搖晃著高腳杯中的液體,微弱光線透過玻璃折射出絢麗的光芒,在這昏暗的酒吧中顯得特別艷麗。周防聽著調酒師隨著音響撥出的藍調輕哼著旋律,身旁走過各色各樣的客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著西裝筆挺抑或是深紅低胸長禮服,香水或是古龍水刺激著嗅覺,隱約可聞他人的輕聲細語。


  宗像還沒到,原因是部下臨時的逮捕通知。

  周防儘管不悅也無法多說什麼,只能是一個人懶懶地坐在吧檯邊,其中不乏眾多女人各種方式的嘗試搭訕搭話甚至更進一步的邀約,周防只是輕聲地笑笑,微瞇起的金色謀子帶著點嘲諷,簡單的四字毀掉女人們的期待:「我有約了。」

  調酒師在看著眼前的客人一次又一次的以同樣的句子趕走搭話的女人,忍不住也笑了,邊擦著手中的高腳杯,邊道:「這位先生真是搶手啊,只可惜這些女人慢了幾步。」

  「呵。」周防笑笑,算是默認,啜了口酒。

  「是在等著誰呢?女朋友?」

  周防抬眼看向了調酒師,「是個很美的人。」

  「喔?美得願意讓您在這苦等嗎,那真是值得見識下了。」

  周防依然笑而不答,又是晃了晃杯子,喝下最後一口酒。突然就見調酒師推了杯裝滿液體的杯子到自己面前,「專情的人值得喝這杯酒。」

  「那真是感謝。」

  「需不需要等你的女伴來了,我幫忙您灌醉她呢?」

  想起宗像喝醉的模樣,周防無法遏止自己嘴邊上揚的弧度,晃動杯子聽著冰塊敲擊杯壁的聲響,「那樣的樂趣是要慢慢來才有趣。」

  「希望別是您先喝醉了。」

  「呵。」那可難說。周防沒有開口,卻是在心裡如此說道。

  也許他早就比宗像要先醉了,在彼此高中時期第一次見面開始。

  所以現在,他得拉著宗像陪他沉迷才行。
  1. 2015-04-23 00:25 |
  2. 【K】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