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Free!/真凜】續‧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的補完,真琴視角

*建議先看過前篇比較好,雖然沒有太多連貫性(#

*阿拉伯風架空設定

*貴族商人x男寵

*這篇大概沒有肉,但有人口販賣的橋段

*請與現實情況分割看待,不要跟BUG認真(ry

*有大量為符合劇情需要的私自設定

*跟上篇的比起來交代了比較多細節,稍微比較悶一點

*同上篇的風格通常運轉

*又是篇老梗

*不要問我結局是什麼(ry) 不會再有後續了←

*就這樣。(講清楚##



  真琴有個深藏於心底的秘密,從來沒有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凜。

  家裡經商的關係,身為繼承人的真琴不時隨著父親進出宮殿,向國王進貢,那時候總會在宮殿外候著國王的傳喚,等著在他們之前晉見的商隊出來,他沒有說出來也沒有表現出來,但是真琴總是期待著可以見到那個帶著俏皮笑容的紅髮男孩,儘管只是擦肩而過。

  父親常說,那一家人總有一天會自食惡果,而真琴總是覺得父親是見不得別人好,誤把父親的惋惜當作鄙夷--直到國王貼出公告,非難那一族人。

  一直到成年,真琴再沒有見過那個紅髮男孩。




  包養幾個男寵,是當時商人拿來炫富的手段,擁有幾個妻妾、包養妓女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虛榮心,將魔掌伸向了外觀陰柔美麗的處子,黑市買賣有求必應,讓奴隸販賣更加猖獗。

  在成年之後接手商團之後,真琴為了調查流落到黑市的自家商品,不得不透過關係混進黑市裡進行調查,依他的身分他不應該來這裡、但是不喜歡讓別人來冒這個險,他選擇自己親自前來。

  戴著面具,穿著平時不會穿的華麗服飾,真琴站在人群最後,這是個位於都市邊緣一處外觀破舊、實則裝潢奢華並藏於地下的建築,看著無數件五花八門的物品被台上人一個一個搬出來介紹。

  真琴東張西望、一手探進衣服暗袋,他事先安排了幾名官兵混進來,等時機妥了、他會立刻鳴槍當作逮捕指示,現在,他需要的是多一些的證據。




  突然,周圍人情緒沸騰,開始竊竊私語,真琴不解地循著他們的視線看向台上,一名穿著華麗,卻被關在獸籠裡的青年被推了出來,有人拿了水往那青年身上潑,口氣不佳的叫醒他,青年撐起身體,雖然華麗卻毫無遮蔽身體作用的衣物大大敞開,而他卻沒有去整理它的意思。

  白皙的軀體上有著明顯虐待痕跡,紅髮凌亂遮蔽了青年的表情,兩個壯漢進去、一人一邊架起了青年,走出牢籠,仔細一看會發現手腳都被銬上鐵鍊無法自由行動,在兩個壯漢之間青年顯得特別嬌小瘦弱,其中一名扯去了掛在青年身上的衣物,讓他的上半身完全曝露於空氣之中,青年似乎感到寒冷而抖了抖身體。

  而台上負責買賣進行的主持人,仍然像是在介紹一件絕美陶器那樣介紹著青年,似乎對於販售會上出現這種情況是理所當然,他說,這青年來歷不簡單,是否記得那個遭親王發難的商族?這位就是堪稱是一族驕傲的繼承人,外表陰柔、皮膚白皙有彈性,美貌完全不輸給女子,況且……說到這還露出些許猥褻的表情。

  壯漢最後扯去了青年身上剩下的衣物,讓他全身赤裸站在台上,而青年像是娃娃一般任人擺布,那雙俯視台下人的紅眸毫無生氣,主持人接話,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子喔,狀似神秘的笑了。

  台下激動,已經有許多人開始喊價,青年的冷漠比對台下的熱絡,成了強烈的對比,而真琴早在青年被架出來的時候就震驚的不知該如何反應,直到眾人瘋狂喊價時,憤怒從心底升起。

  真琴舉高了手,主持人還以為是他也要報價,就聽槍聲響起--官兵紛紛亮出武器,將所有在場人士給包圍,怒斥通通不准動。而真琴這時狂奔到台上,身後跟著自己的幾名手下,威嚇壯漢放下青年,真琴脫下外衣將青年的身體包裹起來。

  凜。

  真琴輕聲地呼喚,紅眸在聽到這聲呼喚時轉了轉,聚焦在真琴的臉上,並且在看清那張臉時,驚恐似的瞪大了,凜開始掙扎著要逃離他的懷抱,無奈因遍體鱗傷而渾身發燙,發燒使他失去抵抗的力氣,十分虛弱。

  那之後真琴以照顧為由將凜留在了身邊,凜不願意,他自己主動說了:買下他,或是讓他走。那雙紅眸閃爍著毅然決然的色彩,明明是被迫賣身,卻堅持不肯接受真琴的好意。

  凜說,他需要錢,而且無力償還真琴為照顧他的所有花費,他不需要真琴多餘的同情,真琴不接受,那他仍然會再將自己當作商品販售。真琴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什麼都無法從凜那裡得知,為了留下他,真琴只好點頭。




  看著凜努力讓自己像個「男寵」,還有那日所流露的表情,驚恐且脆弱,真琴除了心疼還是心疼,曾經擁有一切的少爺如今流落到當別人男寵這種事,勢必對凜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自尊被扔在地上任人踩踏,真琴只能順著他,如他的意。

  和凜上床,給凜錢,然後將凜牢牢地鎖在身邊,與其讓其他男人碰凜,不如讓他自己來。

 

  看著凜熟睡的表情,真琴替他拉上滑落的棉被,伸手緊緊地把凜摟在懷中,憐愛的輕輕撥去遮住臉龐的瀏海,真琴明明用盡他所能做的去照顧凜,卻心疼地發現他又瘦了許多,凜為什麼要如此虐待自己呢?

  淚珠沿著凜的眼角、臉龐滑下,真琴輕輕地將之吻去。




  「凜。」

  呢喃著懷中人的姓名,聲音十分溫柔。

  真琴有個深藏於心的秘密,連凜都不知道。




  --我愛你。

  深情凝視,然後無數次的在心底重複。

  而凜,仍熟睡著。


  1. 2015-04-23 00:33 |
  2. 【Free!】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