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全職高手/喻黃喻】「少天。」

*隨筆原址



  「少天。」
  他的隊長態度溫和為人親切,就算是指揮、討論戰術,或是賽後復盤,他的隊長總是會淺淺的勾起嘴角的弧度,黑眸認真地望向眾人,並且條理清晰的表達出來。
  黃少天特別喜歡聽喻文州呼喚他名字的嗓音,他的名字不會太難唸,但念不好了念錯了都挺微妙的,而喻文州發音標準,飽和動聽的中音聲線聽到耳裡暖暖的,黃少天也不管別人說他那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道理所影響,盧瀚文甚至還認真地說誰的名字隊長念起來不都差不多嗎?黃少天還是堅持己見。

  有時候夜裡空閒的時候,黃少天會跑去喻文州房裡串門子,帶著宵夜,大多的時候喻文州同樣有空的話就會讓黃少天進屋,靜靜的聽他說話、偶爾拉過黃少天的手輕輕地幫他做著手操,溫柔的按著黃少天手指指節、揉揉手心手背,偶爾附和著幾句。
  大部分時間都是黃少天拼命著講著而喻文州聽著,不少時候黃少天也會眼巴巴的看著喻文州要他多說說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偶爾喻文州會說說經理的事、訓練營的事,或是黃少天恰巧不在的時候隊員們的事,甚至是盧瀚文又怎麼鬧騰了云云,很少很少時候、他會說說自己的事,以前的事。
  黃少天覺得喻文州的嗓音真的很好聽,比起自己聽過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來得要好聽,不知道是性格使然還是出生背景所然,喻文州說起話來就是有種優雅從容的感覺。

  「少天,時間不早了。」
  此時兩人坐在床上,背靠著背,黃少天想事情想遠了不出聲,喻文州所以將身子往後靠壓在黃少天身上。彼此的體溫藉著貼合的背部傳遞,暖暖的,讓黃少天也感覺到些許倦意,使力也往後一靠讓兩人施力力量平衡。
  「隊長。」
  「嗯?」
  「多喊喊我的名字嘛。」
  「少天?」
  「再喊。」
  「少天。」
  「再一次!」
  「少天。」
  「隊長啊,你知道嗎我覺得所有人就屬你喊我名字最好聽了,我說真的喔別不信,像那個葉修啊抽菸抽了十幾年都把自己的嗓子抽壞了,喊我的名字感覺起來特別像是被老人召喚一樣而且還是那種命不久矣下一秒可能就會掛掉的那種……」
  「少天。」
  「哎呀我知道了該睡了該睡了,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訓練對吧對吧,我沒忘呢我只是還想跟隊長多說說點……」
  「晚安,少天。」
  「隊長晚安,好好休息啊!我順便去看看盧瀚文那小子到底乖乖上床睡覺沒,沒的話看我明天怎麼把他抓進競技場教育個百來回!」

  黃少天特別喜歡聽喻文州喚他的名,就像他們從以前一路一起走來那樣沒有改變,彷彿接下來好幾年他們仍然會走在一樣的道路上,喻文州仍會喚著他「少天」,帶著溫和好看的笑容,肩並著肩,誰也不拋下誰。
  1. 2015-04-24 02:45 |
  2. 【全職高手】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