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全職高手/喻王】安利隨筆集中

*隨筆統整,每一篇都沒有前後關聯,按照更新順序排列
*部分改編自語C群內互動的部分
*肉末有
*少數幾篇有退役同居設定
*原址:01 02 03 04 05 06


  01.

  喻文州的手速是他的硬傷,葉修甚至不客氣地就以手殘相稱。

  王杰希偶爾會抓過喻文州的手,從指尖開始揉捏,開始替他做起手操。喻文州的手不大也不厚實,相較一般男性而言顯得纖細,但是在這麼一雙手上,卻可以看見喻文州這個人的細心與用心。

  修剪整齊的指甲,比預期的要粗糙得多的手指手心,偶有幾處割傷,王杰希想,那也許是翻閱紙張時不小心割傷的吧?然後他會伸手拿過軟膏,輕輕地給喻文州擦上。

  喻文州這雙手很漂亮,王杰希是真心這麼想的,拿起護手霜並倒些到手心裡,戳熱之後再抓過喻文州又想回去翻閱文件的手,再從指尖揉捏到手掌心,小心翼翼的避開割傷。

  反手握住認真動作的王杰希的手,喻文州拉到唇邊親吻手背,輕輕勾起嘴邊的弧度。

  王杰希忍不住地加重了揉捏的力道,換來喻文州眉頭微微一皺,滿足地也回以一笑。




  02. *退役同居設定

  總有人說,藍雨的喻文州,他的手速放眼整個職業圈,完全不能看。

  總有人說,微草的王杰希,要不是有肖時欽,四大戰術大師就會有他。

  還有人說,這兩個人的出道,都在整個榮耀史裡掀起大風大浪。

  他們的起步說不上順利,一路上稱得上艱辛,但是成就的是屬於自己戰隊的新一個巔峰,削瘦肩膀扛起的,不僅是整個戰隊。

  看著自浴室走出的王杰希,抬手擦乾頭髮時自衣襬下露出的一節皮膚,喻文州走上前,相差無幾的身高讓他得以將頭靠在王杰希的肩上,鼻間嗅到的是沐浴乳淡淡的香氣,伸手環抱住王杰希,不輕不重的捏著側腰。

  是不是又瘦了些?喻文州暗忖。

  「文州?」

  王杰希疑惑地問道,喻文州在他頰邊輕輕一吻之後,伸手接過王杰希手中的毛巾,直接拿起吹風機就替對方吹乾頭髮,微濕的髮穿過指尖帶著些涼意,洗髮精的味道飄散在空中,握著吹風機的手因為沒有吹到熱風而開始發起冷來。

  然後喻文州關掉吹風機並放回原位,王杰希立刻拉過他的手,搓揉起喻文州偏冷的手。

  曾經面對面,爭奪著同樣目標的兩人,肩併著肩,扛起彼此的重量。

  淺淺一笑,帶著滿足。




  03.

  外頭雨滴答作響,屋內迴盪著雨聲與時鐘走動的聲響彼此呼應,伸手接過王杰希遞來的熱飲,喻文州朝對方投以溫和一笑,王杰希輕輕點頭之後坐到沙發空位上,拿起翻閱到一半的書籍繼續翻閱。

  喻文州擺在茶几上的手機開始震動,解鎖螢幕看到狀態列微信、QQ的新訊息提示,不意外地看見自家戰隊所屬的群組訊息快速跳動,黃少天和盧瀚文正在在上頭爭著些什麼,職業選手群也不知道誰起的頭,退役選手跟現役選手站成兩派彼此打鬧。

  接著就出現了無數個「@喻文州」、「@王杰希」的訊息快速閃過,接著又有無數的「怎麼還不出現」、「求喻隊帶走那個黃少天」、「隊長不在線嗎?頭像亮著啊」、「隊長應該和那個心髒的在一起吧」,最後是群裡眾人以一句「該燒!」排隊刷頻。

  喻文州嘴邊勾起一笑,關上了手機。

  「杰希。」

  「嗯?」

  王杰希抬起頭,正巧得到喻文州湊上來的一個親吻。

  既然隊員們這麼體貼,就晚點再回覆吧。




  04.

  「嗶嗶──」

  手機發出耳熟的提示聲,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文件,滑開螢幕解鎖就看見狀態列出現QQ新訊息通知,看見喻文州發了句「在嗎?」過來,王杰希迅速地回了個「在」作為答覆。

  喻文州:看看時間。

  王杰希:嗯?

  喻文州:果然沒留意到嗎?

  王杰希愣了會兒,還沒意識到對方什麼意思的時候就又收到新訊息。

  喻文州:你家隊員擔心你,發了訊給我,說你還沒有去吃飯。

  這才注意到時間的流逝,早上趕著幾個行程接著又收到經理的通知,王杰希完全沒有留意到早已過了午餐時間──根本就已經是下午茶時間了,一空閒下來才感受到空腹感。

  王杰希才正要回覆,喻文州又補上一句。

  喻文州:還想累犯幾次呢?王隊。

  喻文州:反省過後再回覆我吧。

  看見那生疏的稱呼明顯表示對方動了怒跟他玩真格的,王杰希也只能懊惱地想自己一忙起來就忘了時間的個性,放下文件就起身往食堂走去。

  途中撥通了電話,等著對方接通。

  「文州?」

  「王隊找我有什麼事嗎?」

  「別生氣了。」

  「嗯?」

  「不會再有下次了。」

  「真的?」

  「真的。」

  然後是不約而同地輕笑出聲。







  05. *退役同居設定

  輕輕推開門板,屋內燈光早已全部熄滅,昏暗之中僅有自門口照進的光線點亮擺設輪廓,喻文州小心關上大門,沒有點開客廳大燈而只是一邊茶几上的小燈,放下背包,放低腳步聲在屋內走動。

  大致看過幾個地點後確定同居人已在臥房熟睡,沒有為了戰隊的事又通霄熬夜,才放心的拿起衣物走進浴室盥洗。

  洗完澡後疲勞感更加鮮明的在全身上下擴散,這幾天被找回去俱樂部幫忙又趕搭末班班機回來,頭痛隱隱作祟,趕快收拾收拾推開房門準備休息。

  聽著已經熟睡的同居人平穩的呼吸聲,喻文州滿足的勾起了笑,輕輕在王杰希額上一吻,剛坐上床鋪就感受到動靜,抬眼即看到王杰希翻過身看向他。

  「抱歉,吵醒你了。」

  「沒事,剛剛到?」

  「嗯,剛到。繼續睡吧。」並且躺進被窩幫兩人拉好棉被。

  「晚安,辛苦了。」王杰希湊到喻文州面前輕輕一吻,拉起棉被便逃避似的背對對方。

  「晚安。」勾起笑容,伸手摟住對方,喻文州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06. *肉末注意

  「杰希。」喻文州笑著,湊在王杰希的耳邊呢喃著他的名。

  王杰希咬緊了下唇,捏緊了純白的床墊,腳趾頭用力的繃起,身體被折成一個極度彎曲的形狀,相貼的軀體傳遞著熾熱的體溫,喻文州親吻著耳廓、髮鬢,一手掐著王杰希的側腰,進犯私處的律動更加粗暴起來。

  這個人很可怕,王杰希想,瞇著眼看著撐在自己上方的男人,喻文州可以笑著,笑得溫柔,蠱惑著他沉醉慾望海中,給予快感的動作總是不留情面。

  汗濕了幾回,嗓子又啞了幾回。

  偏偏他推不開喻文州。

  在被吻到缺氧前,他忍不住感慨愛情果然是盲目的。

  1. 2015-04-24 02:48 |
  2. 【全職高手】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