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K/尊禮】喝醉

*黑道老大x警官PARO
*完整設定:愛有等差,單獨看不影響,H有。
*原噗址


  站在愛情彼端的兩人從來不對等。

  糾纏著從飯店房間門口走到床旁,一路走得特別艱辛困難,又是接吻又是寬衣解帶,散落一地的是高檔名牌貨及國家配給的標準警官制服,皮帶落地發出清脆的鏗鏘聲像是昭告遊戲開始一般。
  來到床邊的時候正好是周防的腿先碰著了,宗像也就順勢的將周防往床上推,周防也不做抵抗的躺下,看著警官大人僅穿著襯衫四角褲的跨坐在自己身上,而周防自己則是赤裸著上身、還穿著的西裝褲已經被宗像解開了褲頭。
  嘴邊輕輕哼笑了聲,周防抬手從宗像大腿側開始往上撫摸,突然被冰冷的黑色物品抵到面前--宗像一手摘去眼鏡,另一手握著自己的配槍,嘴邊勾起漂亮的笑容,瞇起紫晶色的眼。
 「不要亂動,亂動就開槍。」
 「喔?」

 維持一段關係,如果能夠不去多想什麼會輕鬆很多,周防以為他不從來不曾在意,卻不知不覺地留意起這個突然闖入他的世界,並且為他帶來許多麻煩的人。
  總有人說他冷漠,也有人說他多情。

  任由宗像拿起領帶矇起他的雙眼,用手銬將左手跟一旁檯燈的桌腳銬住,周防完全不知道宗像這是打什麼主意,只是仍然笑著、出言問這是什麼趣味,宗像只是用手指摩娑過他的臉,在胸膛畫圈,讓手掌整個探入底褲內。
  「不可以亂來喔,周防。」
  而宗像,也只是如此笑著說道。
  總有人說周防冷漠,他相貌英俊卻透著死氣,嘴邊勾起的笑總是冷冷的,除了緊皺的眉頭外沒有其餘的情緒波動,金色的眸如陽光般耀眼,卻只是耀眼如珠卻平靜無波的可怕。
  總有人說周防多情,他的冷酷只是偽裝,他畢竟是矗立在組織對頂端的存在,七情六慾早已在年少時消磨殆盡,學會了隱藏於心底,但是如果能夠走進他的心裡或是肩並著肩地走著,他會記著對方好久好久。
  而周防只想笑,笑這些人的狂語無知。
  他並非冷漠亦非多情,只是眼底心裡腦海裡容不下太多人。

  「周防、嗚--」
  宗像幾乎整個人縮起來趴在周防胸膛上,跨坐的姿勢因為體重的力量加成,插入體內的凶器達到甚少侵入的深處,過大的快感刺激讓他渾身顫抖,幾乎失去撐起身子、繼續動作的力量。
  周防單手掐上他的腰,不懷好意地在宗像的耳旁呢喃:「怎麼?不行了?」
  「才不、哈啊……」
  說實話,周防不甘心於只有自己的世界被宗像攪亂得不平靜,那實在他不像他。
  他可不希望如果哪天開始流傳起了「吠舞羅的首領周防尊對一個警官聽話順從的如一隻忠狗一般」這樣的流言。
  他需要一個突破口,去定義這段扭曲的關係。
  而他們的愛情自始自終仍然不對等。

  天秤永遠傾向另一邊。
  1. 2015-04-24 02:49 |
  2. 【K】
  3. | 留言:1

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1. 2017/06/26(月) 13:00:22 |
  2. |
  3. #
  4.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