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全職高手/葉藍】點文無題

原址
*各種捏造注意
*退役同居前提
*老梗注意(


  一段愛情的保鮮程度有多久?
  許博遠想,葉修一定會一手捏著煙,把玩一陣子,然後湊到唇邊深吸一口,白白煙霧會模糊了自己的視線,然後勾起一抹笑:「沒有期限吧。有句情話不是這麼說的嗎?『我永遠愛你』。」
  如果他真這麼回答,許博遠也敢肯定自己會直接賞他一記白眼。

  愛情總歸一句來講只是個感覺,對一個人產生了被命名為「愛情」的心情,這個感覺讓一個人覺得對方特別、移不開視線、呼吸加速心跳加快等等等諸如此類的特殊情形。
  許博遠想,一段愛情的保鮮程度,取決於兩個人對於愛情這個感覺的強烈與否。
  就像個裝了熱水的水瓶,一開始摸著覺得燙、覺得熱,但是過了一陣子,漸漸地變涼了,直到跟室溫差不多的溫度。
直到,戀人跟普通朋友沒有兩樣。
  許博遠倒是覺得這個瓶子一直以來都不溫不熱的,但至少他不是把一整瓶的冰水抱在懷裡讓整個身子整顆心都涼……晃晃頭,他為自己這荒唐的比喻感到心慌,拿著水杯的手忍不住握緊了些。

  最釣人胃口的,絕不是全劇終令人滿足又遺憾,而是未完待續的心癢難耐及忐忑。

  「幫哥也倒杯水啊。」
  葉修從身後靠近,許博遠才想伸手拿起放在不遠處的另一個空杯,葉修直接就著許博遠手上拿著裝了八分滿的水杯,同時抓著他的手將水杯湊到自己唇邊啜了一口。
  「你是想要弄得我們兩一身溼嘛?」許博遠沒好氣的說,貼近的距離能夠聞到來自對方身上的菸味,刺鼻的令他蹙起了眉,「煙味很難聞,離我遠點。」
  「嗯?」而葉修偏偏要將下巴抵在他肩頭。
  「……葉修你大爺。」許博遠果斷選擇直接走開,讓葉修踉蹌了幾步。
  水瓶沒水了可以再裝,水溫涼了可以再燒開,只要那個水瓶不要破了個洞再也裝不了水,或許,愛情總會有那麼一天可以被填得滿滿的。
  故事未完待緒,任何的可能都有可能,不是麼?
  1. 2015-06-22 23:21 |
  2. 【全職高手】
  3. | 留言:1

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1. 2017/06/26(月) 11:29:38 |
  2. |
  3. #
  4.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