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劍俠情緣三】師門故事隨筆

*原址:雙花師兄弟藏花&唐毒藏花&藏花師徒
*真人真事改編
*全部放一起,我有點懶得分開發惹(乾



  *雙花師兄弟
  「師弟怎麼了?」孫宇看著垂頭喪氣的師弟問道,一張寫滿委屈的臉配上緊皺的眉,一反東方暮平常總是笑臉迎人的形象。
  「師兄……」東方暮抬頭看向來人,睜著眼睛不眨就怕哭出來,都幾歲人了還哭就太丟臉了,可是滿腹情緒無從消化,孫宇看著自己師弟有苦難言的樣子,伸手像哄小孩那樣摸摸頭。
  這下倒是讓東方暮更無法止住淚水,雖然方才才和師父聊過、師父要他別想太多,但是過於認真的個性還是把自己逼到極限,情緒潰堤,東方暮用衣袖胡亂抹著臉。
  「哭什麼呢,不哭。」孫宇說道,同東方暮肩並肩坐在旁邊的石子上,眼前是萬花谷有名的花海,百花齊放的景致十分壯觀。
  「師兄……我覺得我好弱……」東方暮語氣哽咽、又像是怕惹師兄生氣而小聲喃喃,東方暮對於花間遊心法的學習全依靠孫宇手把手的指導,他覺得大概要哀師兄一陣罵了。
  孫宇倒是沒多說什麼,他知道師弟現在是過於自責、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哪怕這小子根本什麼事都沒做錯。只是又伸出手,摸了摸東方暮的頭,「這不怪你,乖。」
  「嗯……」東方暮又粗魯的抹了把自己的臉,孫宇看著自己師弟哭紅的眼睛,淺淺勾起一笑。

  「師弟,看我。」
  「嗯?」東方暮聞言甫一抬頭,就被什麼東西擋住是視線,眼前一片白茫茫,才知道師兄拿了張什麼往自己臉上貼。
  最近大家很喜歡拿寫了福字的春聯貼到別人臉上。

  「師弟,新年快樂啊。」
  「師兄為什麼要貼我的臉!」
  「這樣師弟很可愛啊。」
  「都遮住臉了哪裡可愛!」
  「新年新希望就是讓我繼續貼師弟福字吧。」
  「師兄不覺得這樣的新希望太沒有目標了嗎!」
  東方暮伸手想去撕臉上的春聯,突然大腿上被放上了什麼,拿掉春聯才發現那是一袋藥袋,然後孫宇又摸了摸東方暮的頭。

  「新年快樂,新的一年還請多指教了。」


  *花&唐毒師徒+唐毒
  「暮師父!我發現我們的貼花是一樣的!」東方暮看著曲默往自己跑來,指著眼睛下頭的圖案說道,他們兩個在雙眼下頭都有一個紅色的如月牙的圖案,襯著兩人的氣質都有些魅惑的意味。
  東方暮也跟著仔細看了會兒,頗是意外的說:「徒弟我們真有默契。」兩人不約而同的為這點巧合笑了出來。

  曲默其實是東方暮的徒弟唐謁的情人,因為是情人的師父也曾經指點他醫術的學習,曲默倒是也挺乾脆的跟著喊「暮師父」,東方暮也因為對五毒教派之人的好感而對這個意料之外的徒弟很是照顧。
  唐謁看著兩人的互動,也知道自己師父對自己情人頗有好感,語氣悶悶的對著自己在一旁認真擦拭重劍的師丈(這可是東方暮自己允許徒弟怎麼稱呼自己情人)——葉青璟抱怨:「有沒有自己師父跟情人感情太好,兩邊醋都吃的八卦?」



  *藏花+藏劍徒弟
  「青璟,這孩子就麻煩你也多照顧了。」東方暮拍了拍站在自己身前一個位子的孩子的肩膀,對著情人這麼說。或許因為自己師父跟情人都是出身自藏劍山莊,東方暮總會在不經意間將幾個同為藏劍的孩子帶在身邊。
  「孩子你好啊,我是葉青璟,你呢?」葉青璟掛起笑容朝著眼前的孩子打招呼,孩子有些怕生、怯生生的說:「葉羽陽。」
  「羽陽,你願意讓我當你的二師父嗎?」
  「嗯!」
  看著情人跟小徒弟之間看起來相處頗是融洽,東方暮安下心來,開始思考起該怎麼幫徒弟整頓一下。
  「嗯……拿幾個包包給他吧,是否該幫他找匹馬?我記得我那有匹綠螭璁。」
  「上次有人給了我龍子,我拿給他吧。」葉青璟頓了會兒,「暮,你能幫羽陽買把武器嗎?當作出師裝,其他的我來負責吧。」
  「可以啊,其他還需要什麼嗎?」
  「這個嘛……」
  兩人討論到一半,突然一個笑聲打斷了他們,他們看向聲音的發源處,葉羽陽笑著說:「師父,你們好像在帶自己的小孩一樣啊!」
  聽了徒弟這麼說,師父們也忍不住會心一笑。



  *藏花
  葉青璟正與幫會成員及幾個友人在成都一角聊天打鬧,眾人聊得正歡,眼角瞥見一個熟悉身影竄進視野裡,然後對方什麼也沒說、拉了拉他的衣角就把一小袋東西塞進他懷裡。
  打開來一看,是為數不多的藕和桂花。
  葉青璟立刻明白東方暮此舉的用意,看著對方沒多說什麼就打算離開,身旁友人又問起怎麼回事,他倒是頗大方的說。
  「我們家內人給我送了些藕和桂花,好製作下次的宴席。」
  「……!」
  明明不是什麼大事,但是葉青璟這麼乾脆的在一票對東方暮而言有的熟悉、有的陌生的臉孔前這麼一說,反而有些不自在,裡頭自然有人知道葉青璟的情人出身自萬花,實際為何人又有多少人記著?
  「總不能白拿你的小藥。」東方暮勉強算是回應。
  「暮那是我對你的愛啊。」
  不說還好,一說東方暮就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幾個熟面孔,當葉青璟說「一起來聊聊啊」,反而不知所措的隨意的找了藉口推辭。
  葉青璟看著竄回幫會領地的情人,輕輕一笑。
  「不覺得我們家暮真是越來越可愛嗎。」
  身旁友人表示無法理解。



  *藏花師徒
  「徒弟,等等工資為師分你一半。」
  「欸?」
  東方暮的二師父是同葉青璟出身自藏劍山莊、與師兄孫宇皆拜其門下,葉文杰,總是帶著東方暮到四處開開眼界,甚至帶著徒弟一同和友人出團籌裝備賺工資,東方暮尚未出師,便已隨著師父見過牡丹的癡情、走過千山萬水。

  「不了師父,這次難得有份好薪水、您就留著吧。」
  這不是東方暮第一次拿到師父分給他的一半薪資,出師也好一陣子了,實力未達團長標準也是他修練不足,還拿這錢實在過意不去。
  「拿。」
  葉文杰一字說的乾脆俐落,收到薪水轉頭直接向東方暮走來,點好零頭就拿到東方暮面前,「暮,拿去。」,直視著東方暮不容他拒絕。
  「師父……」東方暮推拒著,葉文杰朝他伸來的手也沒有要收回的意思。
  「不拿,就跟為師切磋。」語畢,重劍往腳邊一落,陷入土裡、激起塵埃。
  「……謝謝師父。」
  東方暮實在沒有膽跟師父硬著來,有些心虛地收下了錢。

  明白是師父好意,但想起幾個未出師的師弟妹,自己還需要師父來擔憂實在丟臉,便發憤圖強、希望能讓師父看見徒弟能夠獨當一面的一天,不再是那些年畏畏縮縮、笨手笨腳的小萬花。
  想起跟著師父後頭東奔西跑的日子,偶爾東方暮想起,仍會會心一笑。

  一日,東方暮為了強化武器而發愁,身上的金錢不多、要講武器精煉至最好實在困難,更別提橙級武器的成功率又是所有武器中最低的,一直運氣很差的東方暮明白自己必然得付出更大的代價去完成它,思及此逃避的念頭湧起,卻又被孫宇一句話逼回現實。
  「師弟,沒有北蒼霜月,還敢不把紫蘿怨弄好?」
  一語中的,一針見血。東方暮摸著彷彿淌著血的胸口,和他那把未完成的兵器乾瞪眼。葉文杰見徒弟一臉大勢已去的悲壯貌,不明白自家兩個徒弟間是說了什麼讓小隻的頹喪成這樣,他問道、而東方暮也老實地說,精煉裝備需要的材料不足。

  「暮,去為師的倉庫拿,全部都拿走。」
  葉文杰乾脆地說,東方暮也乾脆地說。
  「師父不必了我慢慢存就好!」
  「去拿。」
  「不要!」
  「快去拿!」
  「師父自個兒留著就好!」
  「等等讓我發現你沒拿走,就跟為師來切磋一場!」
  「……是。」

  此情此景又讓東方暮想起從前師父威施利誘的讓他收下工資,忍不住感到懷念,去了師父倉庫裡只挑走幾個五行石後,果斷拋下兵器跑去採集草藥了,最近得多囤點備用、免得徒弟們缺藥品用。

  「暮,我不是跟你說了給我全部拿走?」
  「呃……」
  「給我過來!」
  1. 2015-06-22 23:27 |
  2. 【劍俠情緣三】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