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因與聿案簿錄/黎嚴】View

噗浪隨筆原址
●年齡操作有,背景、人物架空自設有




  他家的前室友除了是個電玩狂熱份子外,也是個熱愛大自然的登山人。

  打從大學認識黎子泓之後就知道他這兩個最大的興趣(而且除此之外就只有念書),嚴司到也習慣了回宿舍看見這傢伙不是念書打電玩、就是消失個幾天爬山去了,有時候他都很好奇這人到底花多少時間念書?




  不過黎子泓不愛拍照,不如說是不太會拍照。

  偶爾心血來潮決定發揮身為室友的關心之情,問問他有沒有拍些風景照啦之類的可以借來看看,結果他沉默了幾秒之後,拿出了幾張很明顯的是別人多洗一份、有拍攝到黎子泓鏡頭的一些照片。

  所以嚴司是挺好奇的,那人眼中的風景是什麼樣子。

 

 「喂喂喂,親愛的大檢察官,你這是想要帶我去深山裡殺人棄屍嗎?這是要去哪啊拐來拐去的暈死我了!」嚴司趴在車窗邊,用著哀怨的眼神看像駕駛人,黎子泓則是專心的在駕駛上,山路一向曲折蜿蜒,時不時還有樹枝擋路、狹路會車,他沒有餘力去應付那聒噪的傢伙。

  「不是你說想來的嗎。」

  「那麼多個國家公園我怎麼知道你會挑個最折磨人的啊,回去之後我一定要跟你算帳……」




  趁著連假,請了個特休,硬是吵著自家前室友要來趟「親近大自然吸收芬多精之旅」,想起學生時代一直沒能見識到的屬於這人的另一面,嚴司突發奇想的這麼提議,而黎子泓想了想、倒也乾脆的答應了。

  很久沒去戶外走走了。黎子泓如此喃喃,拿起筆電就搜索起適合的地點,嚴司對這方面沒什麼概念、索性交給專家準備了--天曉得他竟然選了個如此荒山野嶺的地方,他記憶中的國家公園不是這樣的吧?

  據黎子泓說,這是個距離最近的、最適合散散心的國家公園,剛好這幾日重新開放了,不需要真的背著一大堆登山裝備嚴司也樂得輕鬆,望著窗外一律都是高大茂盛的樹木,溪水聲、蟲鳴鳥叫充斥耳中。

  嚴司總是覺得,黎子泓是個很奇怪的人,喜歡電動又喜歡登山,還是個檢察官,三個完全想不到關聯的標籤就這麼貼在黎子泓的身上,不過其實嚴司也不知道怎麼樣的標籤比較適合他所認識的這個人。




  恍神間,他們也抵達了目的地,在遊客服務中心附近的停車場停下了車,剛打開車門就因較低的氣溫而縮了縮身子,天氣很好、刺眼的陽光讓他幾乎睜不開眼睛,停車場停的車輛不多、自然沒有什麼旅客,除了寧靜之外還是寧靜,四周被各式高山樹木包圍。

  聽見黎子泓的呼喚,才跟上他的腳步前進,一路上免不了的跟他抱怨東、抱怨西,看到幾個警告標語寫著「有熊出沒」,還開了個玩笑說「如果熊殺人了,你要不要像隻黑熊提起訴訟啊?」而被白了一眼。

  高山空氣稀薄,嚴司感覺到有些呼吸困難,心臟賣力的搏動,而隔壁行走的檢察官倒是老神在在,嚴司有些不甘心但是也不能抱怨些什麼,開始東張西望,山林間出現了條小溪、還有許多從未見過的花草植物,一條細長的毒蛇從前方不遠處快速溜走,忍不住職業病發作,跟黎子泓嚷了一對關於「血清」的相關專業知識,得來的又是一計白眼。

  見黎子泓一直很專心在看著四周景緻,嚴司也不在不識趣的出聲打擾,拿起了相機想拍點什麼。




  他還是習慣黎子泓一身的西裝打扮,還有微蹙起的眉頭。

  將鏡頭對向黎子泓的時候嚴司如此思忖著,登山是個不錯的興趣,但是配上眼前這嚴肅的男人總感覺微妙,雖然看他打電動應該才是最不和諧的畫面。

  「阿司。」因為東拍拍西拍拍,視線沒有注意著前進方向,聽到呼喚才知道已經抵達真正的目的地,那是一個地勢低窪、群山包圍的一座湖,不大、卻足夠壯觀。

  天空很藍、白雲很白,湖水映照出地面及天空的景色,整片山都是綠油油的一大片,拿起相機忍不住想要拍個幾張,黎子泓卻突然伸出了手,將他的相機拿下。

  「美麗的風景,就該親眼看見才行。」看著遠方,黎子泓如此說道,嘴邊淺淺的勾起笑容,似是滿足於這久違的景色。

  看著這樣的黎子泓,嚴司也像是感染到他的情緒一般,跟著遠望這難得的景緻,然後偷偷的、用相機記錄下了此時此刻的黎子泓。

  他能夠理解,為什麼黎子泓會如此熱愛登山這一項活動了。
  1. 2015-04-23 00:10 |
  2. 【因與聿案簿錄】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