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刀劍亂舞】みかんば隨筆x3

原址:
https://www.plurk.com/p/kwmuu6
https://www.plurk.com/p/kwtj28
https://www.plurk.com/p/l160fk

H練筆有
內有爺爺長髮私設
算是小小的有前後連貫(吧)



01
他認為世上最美的風景,就是那人眼裡的彎月。

--

「嗯--!」
山姥切咬緊下唇,下身被貫穿的快感直沖往腦門,隱忍的呻吟、猛地收縮的密穴勾得三日月幾近無法自己,掐緊山姥切偏瘦的腰身,貼近身子想要親吻對方,卻見對方以手臂代替稍早被他扯去的破布,遮住容顏。
三日月俯下身,碎吻落在鎖骨上,輕輕嚙咬,留下一個一個紅痕。

肉體碰撞啪啪作響,隱約還能聽到些許水聲,山姥切覺得自己的臉燙得可以,又看見三日月那雙漂亮的瞳孔裡映著自己這般模樣,一手往周遭隨便一抓、抓到了布料觸感的物體就往自己身上拉,想要藏起這個令自己自卑、且此時此刻不堪入目的外貌。
熟悉的氣息占據整個嗅覺,山姥切才意識到自己抓到的布料是三日月的外袍,一時之間不知所措,想著應該要放開卻下意識抓緊了衣料,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三日月所包圍。
剛剛想要拿去山姥切平日遮住容顏的破布花了很大一番功夫,又哄又騙的總算是將它扔得遠遠的,結果這下看到懷中人抓了自己的衣物擋住自己羞紅的臉,三日月伸手抬高了山姥切一條腿,將身體往前壓、讓己身慾望往更深處探進。

「啊……別--!」
「這麼誘惑老人家,對老人家的心臟不太好呢。」
重複著抽插,三日月能夠感受到山姥切的身軀逐漸緊繃,夾在兩人間的男根也正留著淚痕,伸手將對方攬進懷中,輕鬆地從幾乎沒有力氣緊抓住布料的手中掀去自己的衣物。

輕輕在唇上烙下一吻,像捧著世上最珍貴的寶物那般。

--

然而那人想告訴他,有人懂他的美。

02.
有些渴望,止步於想望。

--

「ちこう寄れ。(到我身邊來。)」
三日月側躺著撐起頭,壓低身子湊到山姥切耳旁如此輕語,用上他所有的真摯,一字一句咬得清清楚楚。只可惜懷中人緊閉著綠眸,縮了縮身子並無任何反應,激烈性事後總是使他疲累的睡得昏沉,三日月憐愛的以手指撫過他耳畔,撩起金色髮絲把玩摩娑。
悄悄扯去被山姥切拿去遮掩自己模樣的藍色外袍,三日月簡單整理了兩人的儀容,拉起一旁的棉被就將自己和對方一同包裹其中,山姥切顯得嬌小的身子被他一首攬在懷中,而山姥切嗚耶夢囈,側身捲起了身子。

天下五劍的名聲很是響亮,也因此三日月總能感受到自己與其他人之間的隔閡。時間久了對這些已看得雲淡風輕,但也總是有著什麼渴望著改變卻無能為力。
三日月沒有說,山姥切對他之間偶有的疏遠其實傷得他很深。

「ちこう寄れ。」
不同方才的深情,帶著一種自嘲的深硬口吻,三日月伸手抱緊了山姥切,將自己的臉埋入對方頸窩。
而背對著三日月熟睡的山姥切,緩緩睜開了雙眼。
沉默不語。

--

隻字片語沒有傳達出去,淪為喃喃自語。

2.5
美是個什麼樣的概念?

櫻花飄落的季節,偶爾走過本丸長廊上,儘管是夜晚,山姥切國廣仍不改以白布遮住自己樣貌的習慣,腳步很輕,輕得彷彿沒有人此時此刻正走往著一個方向走著,夜已深,幾乎所有人都已經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憩。
而山姥切國廣只是一時有股煩躁感自心底浮起,他莫名的無法安靜地一個人待在自己的房裡,但是拉開了和式紙門,他又不知何去何從。

或許去外頭走走、吹個風會冷靜些。
而當發現自己是不知不覺間走在往某人房間的路上時,另一種名為不知所措的情緒,瞬間染紅了他的臉龐。

一陣大風颳過,遮住自己容貌的布料被風帶起,將自己的視線完全阻礙,伸手掀開擋住視線的布沿,山姥切國廣才意識到庭園裡那棵盛開的櫻樹下站著一個人,被對著他,一深深色服裝幾乎融入夜色之中。
山姥切國廣隱約可辨,一頭深藍色的長髮亦隨風飛舞,伴著翩翩飄落的櫻花雨,恍惚有種夢幻的感覺,滿月月光灑滿眼前人一身,深藍色的髮絲閃爍著點點銀光,宛如橫跨整個夜空的美麗銀河。
以滿月為布景、以櫻花花瓣為裝飾,那人站在櫻樹下卻彷彿遺世獨立、不食人間煙火一般,高傲的身影,令山姥切國廣情不自禁的想要伸手抓住又沒有舉足邁進的勇氣,那人像是意識到身後傳來的動靜,轉過身,山姥切國廣在那人的眼睛看見了另一輪的下弦月。

同樣是以夜空為背景,卻又彷彿不存在於夜空之中,閃爍著傲人光輝的下弦月。
山姥切國廣一時忘記了語言。

或許美,不過就是自己此時此刻,看見的這三輪明月吧。
  1. 2016-06-16 01:07 |
  2. 【其他】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