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東離劍遊紀】蔑天骸x丹衡

●這是坐等官方打臉的腦洞隨筆。
●我只是想寫丹衡復活的片段,各種捏造黑白寫,請不要跟我認真。
●不管不管我丹衡美如畫,怎麼可能就這樣沒戲份了嗚嗚嗚嗚嗚嗚(地上打滾)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逼欸樓( ゚∀゚)
●國文造詣低落,所以寫不出文言文(´・ω・`)請當作他們在講日文(乾



腳步聲迴盪在潮濕的山洞中,清脆響亮,卻也在靜謐的空間裡帶起一股詭譎的氣氛,像是有什麼隨著這個人的出現一起到來,洞穴裡的生物受到驚擾紛紛逃竄,冷風灌入山洞中,寒冷自腳底升起,風聲讓這個空間更顯得陰暗駭人。
他的記憶中止於那個男人輕而易舉擋下自己攻擊時的囂張跋扈。

「丹衡啊丹衡。」
男人的聲音在整個山洞中迴盪,他走到深處的一個池子裡停下腳步,看著赤身裸體、下半身浸在水池中的青年,嘴邊掛著肆虐的笑容。
這簡直是惡夢。但是他應該不會再做夢了才是。因為他應該已經死了,死在這個男人的手裡。而自己卻能夠清晰的「思考」這件事。
「你以為我真的會放你這麼簡單的死去嗎?」

黑髮垂在丹衡蒼白的頰邊,他緩緩睜開了眼睛,卻毫無生氣。試圖伸展四肢,但是他卻無法去「控制」自己,沒有被束縛住,卻只能倚著岩壁坐在池中。
他聽見蔑天骸的笑聲,不知道為何而笑,或許是為自己此時的模樣而笑?然後他的身體突然動了,不聽他指揮地站起身、踏著虛浮不穩的步伐,水珠從身上滑落,寒風刺骨,接著他就被一個溫暖軀體擁抱著。

「被敵人『救了一命』,是否覺得屈辱的想死啊?」
蔑天骸故意在他耳邊說道,丹衡恨不得伸手撕爛逼近自己的臉孔,但是他只能惡狠狠地盯著這個人,他很清楚自己才不是什麼被救活了,而是被這傢伙將自己的三魂七魄塞入一個「傀儡」之中,所以他根本無法掌控這具身體。

蔑天骸的指尖沿著赤裸的背脊而下,因為觸摸而不自在的輕微顫抖,但是丹衡無法說話也無法抬手推開這個人,有股香味自男人身上飄出,丹衡起初不以為意直到他反應過來時已經太遲。

「為我效力吧,丹衡。」
他親手打造的漂亮魁儡,可是為這齣好戲所準備的驚喜呢。

(END)
  1. 2016-07-10 22:16 |
  2. 【其他】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