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劍俠情緣三/藏花】七夕賀文

*葉青璟x東方暮
*(曾經的)花羊、明羊前提。

*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啊(๑•̀ㅂ•́)و✧



一提到七夕,東方暮便會格外沉默。
那是沉在他心底的一件往事,卻也同時是一根拔不起的刺,不起眼、紮在那隱隱的疼,提不起半點勇氣除去它,怕又是一陣的痛。偶爾葉青璟提到,東方暮不會生氣,卻會用著難看的笑容,說著不在意,悄悄的握緊拳頭,葉青璟心裡明白,煩悶得很。

東方暮有一個銀心鈴,刻著個姑娘的名字。
很久很久以前,東方暮甫拜別孫思邈,準備出谷歷練,他第一個認識的人不是葉青璟,是一個也剛從華山純陽宮、獨自下山冒險的小姑娘,姑娘比東方暮年紀要小得多,或許是緣份,兩人意外的很合得來,相談甚歡,便約定了一同闖蕩江湖、看盡千山萬水。
在別人眼中東方暮跟這姑娘就是好得不可思議,但是他總說著彼此就像兄妹一般,不是他們口中的那些兒女私情,小姑娘也總是紅著臉,情緒激動的說著,她怎麼可能會看上這樣不解風情的大木頭呢?
然而一語成讖。那一年的七夕,或許是鬼迷心竅,或許真是癡心一片,姑娘拉著東方暮,拿到了那個刻著彼此名字的銀心鈴,掛在腰側,兩人心照不宣,嘴上說著違心之論,但曖昧的氛圍早已經出賣彼此。
姑娘曾說過,她會為他鎮守八方山河,仗劍護他一生平安喜樂。
而東方暮只是笑笑,可惜一介花間郎無以回報姑娘此番好意,唯願春泥更護花、聽風吹雪保君安。

「還記得在高掛的明月當前,許下的海誓山盟嗎?」
東方暮還記得說著這一句話的姑娘,哭得梨花帶淚,但他內心卻意外平靜,不為此所動,只想著。
到頭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亦沒有能夠白頭偕老、直至海枯石爛的情與愛。
爭執的源頭已經不願想起,那件事狠狠撕裂彼此,從此相望江湖,江湖不見。

東方暮一人站在仙蹤岩邊,手裡拿著那串早已生鏽的銀心鈴,上頭隱隱還能看見姑娘的名字,想起那人總讓他心頭一緊,說不出是愧疚還是懷念,為了葉青璟,他早該斷了念想、放下往事對彼此都好。
「暮。」
來人的呼喚讓東方暮心頭一震,回頭看見的是葉青璟笑得開朗的面孔,他不明白自己為何要慌慌張的藏去拿在手裡的銀心鈴,或許是臉上的表情洩漏了什麼,葉青璟蹙起了眉頭,眼神裡寫著難受,他早就知道東方暮手裡拿著什麼。
「青、青璟……」
「你還放不下她嗎?」
「不……」
「那把鈴鐺給我吧?我幫你處理掉它。」
東方暮對於葉青璟此話感到震驚,一直以來葉青璟都知道他和這姑娘的過去,只是他從未去過問,而在這麼多年過去,這是葉青璟第一次、對他還留著鈴鐺這件事表達了他的不滿。

「都已經過去那麼多年,她早已遠嫁西域明教,你還有什麼好留戀的?」
「現在在你身邊的,是我才對吧。」
「暮!」

他都懂,東方暮都懂。
他早就知道她現在很好,有一個疼她愛她的丈夫,或許這幾年娃兒早出生了、會走會爬會喊她娘,或許還會跟著母親到純陽宮習劍讀經,或是跟著父親在西域傳教練武。
他只是,還欠她一句對不起。

東方暮轉身,將手裡的鈴鐺拋進身後的瀑布深處,毫不留戀。過去的傷口還在,已經痊癒結痂,但是因為疼過一次而怕疼止步不前,他會連葉青璟都失去。
「我愛你,青璟。」
「我知道。」
葉青璟將背對著自己的東方暮攬進自已懷中,扳過臉頰吻上唇瓣。
唯願此情此愛,能從天光乍破,直至暮雪白頭。

(END)
  1. 2016-08-09 21:34 |
  2. 【劍俠情緣三】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