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OVERWATCH/MCHANZO】隨筆集中

原址1 原址2

※麥藏麥無差

01
這一次的攻防戰可謂是出師不利。
半藏因為善於居於高處射擊,往往能比戰友更早一步探查對手有哪些人、在什麼位子,弓箭不客氣的朝著慈悲、禪亞塔發射。
「我們又見面了。」
除了某些人。
聽到聲音的當下半藏立刻轉身後跳,想搶在第一時間擊昏對手,一旦拉近距離就對他不利,但是他的對手可不同,麥卡利,看著他從容不迫的朝自己扔下一個閃光彈,迅速扣上板機,「你就睡會兒吧。」
猝不及防。半藏恨不到將弓箭往麥卡利嘴巴裡塞進去。

這個人不知道是有意為之還是真的那麼湊巧。
半藏除了躲在高處、小房間中,有時後會跟在戰友最後面推進戰況,跟著物資車借著死角射擊對手的砲塔等等,然後總是在聽到戰友的吶喊的時候又被同一套的閃光彈、掃射的攻擊方式直接擊暈。
他真沒見過這麼煩的人!
他可不會再讓麥卡利得逞。直接拉滿弓,半藏忍不住嘴角勾起滿意的笑容。

「龍が我が敵を喰らう!」
然後他也滿意的看到麥卡利一臉驚訝於這一招來得那麼突然,龍魂直接吞噬了麥卡利以及他身邊的戰友。

02
雨水的味道混合著些許煙硝味,腦袋昏昏沉沉的只能任由眼前的男人拉著自己前進,分辨不出來身體是在痛還是已經麻木無感,隱隱約約好像還能嗅到鮮血的味道但已無力去辨識。
男人看起來很慌張,說著英語帶著些許暴躁的口氣,放棄去聽他說了些什麼,除了母語以外的語言在這時候都無法好好聽進腦裡。男人拖著自己打開了一間房間的房門,二話不說走進了浴室剝掉了身上的衣物,熱水從頭頂淋下,刺痛和暖意讓半藏終於有些精神睜開了眼睛。
麥卡利急著清洗半藏身上的血跡髒污,脫去和服看見的傷痕讓他眉頭一皺,拿起花灑小心地清洗,方才還昏昏沉沉的半藏現在看起來清醒了許多,麥卡利拍拍他的臉頰要他說說還有哪邊不舒服,卻見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只好努力拼湊腦海裡為數不多的日文單字,卻惹來半藏的笑聲。

「你該好好練日文了。」半藏用英文回覆他,而麥卡利有些惱羞得吻上他唇瓣,舔吻嚙咬一番,直至兩人都有些窒息。
稍早的一場激戰讓麥卡利第一次覺得心臟就要停止跳動,朝著半藏襲去的攻擊十分猛烈,只要差那麼一點他就再也無法如此觸摸這個人。
小心擦乾身體將半藏帶到床邊坐下,麥卡利熟練的用不怎麼齊全的藥物繃帶做消毒包紮,半藏有些意外地看著他的動作也沒說什麼,倒是麥卡利自己有些不自在的開口,「以前在捍衛者裡學的。」
「技術不錯呢護士先生。」
「要不是你有傷在身,我現在就推倒你你信不信。」

麥卡利看著半藏纏上繃帶的身軀,青綠色的龍紋刺青被白色繃帶包裹,繃帶因為藥水而染上褐色,那是他最不想見的,手指撫摸未被遮住的龍紋刺青,回想著這人拉弓射箭的身影,忍不住飆出髒話。
「小心點好嘛!」語氣不佳,卻滿是擔憂之情。
半藏伸出手將眼前的男人擁入懷中,將臉埋在他的胸口,嗅著他身上慣有的火藥味道。
「嗯,我會的。」

麥卡利擁抱住自己的力道有些大,半藏嘴邊勾起淺淺的笑。
  1. 2016-09-18 03:06 |
  2. 【其他】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