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Free!/真凜】無題

*隨筆原址
*年齡操作
*沒頭沒尾
*假BE



  凜做事一向非常乾脆果斷,但是也很容易後悔。

  他和真琴算是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高中畢業、準備各奔東西前意外的在一起了,大學四年談著遠距離戀愛,畢業之後也忘了是誰提起的開始同居生活,雖然兩人的工作都十分忙碌、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是還算是幸福美滿。

 
  --那麼為什麼自己要提著行李,站在大學時代租下的套房門前呢?


  雖然目前是跟真琴同居沒有錯,但是其實凜並沒有把房間退租,兩間房距離半小時的電車車程,那時候因為真琴也要整理自己的行李沒有互相幫忙搬家,所以凜得以隱瞞了自己沒有退租,一直將這裡當作自己的避難所。

  是,避難所,有時候他不回家,不是因為工作、不是因為訓練,而是因為他在這。

  他知道這是對真琴不信任的表現,但是他就是沒有辦法不幫自己留點退路。



  真琴會跟他在一起這件事本身就如夢一般非常不真實,不管怎麼說都不應該輪到自己的才是啊?不論是真琴那位青梅竹馬,還是自己那個同時是真琴學妹的親妹妹,怎麼想自己都不可能有點勝算,更何況經歷了大學四年的遠距離戀愛,凜對於這份感情的不安感只有與日俱增。

  同居以來是沒有什麼爭執,但是一次的吵架也足夠改變些什麼。

  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的爭吵,凜明白,起因是他的無理取鬧。

  面對真琴的關心詢問,在他耳裡聽起來就跟質詢沒有兩樣,這是凜心虛內疚的表現,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情況下就變成了他單方面的咆哮,連一向好脾氣的真琴都有些動怒。

  然後他逃了,帶著一直以來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準備的行李,關了手機,逃上了計程車。



  入秋後的氣候天天都刮著大風,這讓拖著行李走在巷子裡的凜覺得自己真是悽慘極了,拉了拉因急匆匆出門未能添加厚重衣物的薄外套,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快速地轉進了電梯、打開房門並且反鎖上。

  踢掉鞋子,赤著腳走在冰涼的地板上,然後坐在床上,用棉被包裹住自己,將臉埋在了雙膝之間,方才經過風吹而冰涼的身子還隱隱發著抖。

  強勁的風吹打著窗戶使之震動,灌進大樓縫隙時還發出呼呼呼彷彿鬼怪嘶吼的聲音,乍聽之下怪可怕的,如果是真琴的話應該會感到害怕吧……拉緊了裹在身上的棉被,凜努力遏止自己哭泣的衝動。

  手機關了震動,從他出了房門就一直震動個不停,應該是真琴吧,依他的個性應該在到處找他吧?應該打電話讓所有朋友都知道了吧?還是其實不是真琴?如果真琴沒有出來找他?如果真琴也覺得他應該離開的話……

  用棉被連頭都給包裹起來,明明應該漸漸溫暖起來的身子,卻覺得連血液都要凍結住了。



  他後悔了,真的後悔了。

  不管怎麼樣都不應該逃出來的,不應該那樣任性妄為的,不應該不應該不應該……淚水像斷線的珍珠一般,沾濕了臉龐,沾濕了棉被,放在口袋的手機停止了震動,意識到這件事讓凜哭得更兇了。

  然後手機又再次的震動起來,凜慌張地拿出手機,接著完全放任自己的、大哭特哭。



  寄件人:橘真琴

  主旨:你在哪


  凜,你在哪?我去接你回來好不?

  拜託別不接我的電話,我好擔心你。

  回來吧,回到我們的家來。好嗎?
  1. 2015-04-23 00:13 |
  2. 【Free!】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