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特殊傳說/漾重】不一樣了

*隨筆原址,忘記上傳了ry
*年齡操作
*+10捏造注意
*褚冥漾×重柳族青年



  對身為時間種族的你,歲月的刻劃一如湖面盪起漣漪一般,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但是對於那個青年就不一樣,他可以說是深具威脅卻也脆弱的種族成員,光陰的飛逝對他們而言無疑是朝著死亡推進。

  如今青年早已褪去當年的稚氣,歲數為他的氣質雕刻出成熟。

  你對於時光飛逝感到麻木,你幾乎忘記了眼前的男人曾經是何等青澀,青澀的為你擔憂、為你生氣。

  男人的語言早已不同以往的笨拙,彷彿他的祖先在世,言語間夾雜著狠戾與肅殺之氣,他放棄了他本該風平浪靜的生活,為自己的人生添上一絲腥紅--然後你依然監視著他,維持著秩序。

  男人變得不愛言語,不愛笑,那跟你記憶中的他完全不符,但當你意識到的時候早已木已成舟,說不上的怪異。

  從幾何時男人不再干涉他的存在?不再為他喜樂為他笑?

  而,一切始與相遇,終於分離。

  隱隱約約的,你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對勁,但是你說不上來,只是懷著不安一如往常地跟隨其後,注意著男人的任何小動作,一切彷彿如往常相同,唯一相異的大概是--他今天沒有說半句話。


  沉默,異常的沉默。

  一種情緒在心底浮動,你幾乎處於全面的備戰狀態,直到男人回起了頭、抬起了視線,深深地望進你藍色的眸底。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你讀著他的唇語,然後瞪大了眼。

  你們之間,始與相遇,終於分離。

  男人的語言充斥著狠絕,終結一切不利於妖師一族的存在,為多年來的紛爭畫下句號,然後,他說了:「--願我愛的人們擁有他們應有的,以妖師之名……」

  那是這男人一生,最強力的言--

  1. 2015-04-23 00:14 |
  2. 【特殊傳說】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