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DMMd/ミン蒼】+【原創/曦淵】+【Free!/真凜】

-隨筆原址
-原諒我懶得分開發了(##
-原本是想寫睡前的他們,但是總覺得離題了
-大概是各種架空捏他
-都只有一小段
-曦淵的故事請走這邊→點我



  [ミン蒼] ※方便打字所以請讓我ミンク=敏克(RY

  很多習慣都是共同生活的之後互相感染而來的,好比說,睡前會小酌一杯來幫助睡眠。

  蒼葉雖然對敏克這樣的習慣沒有感到多大的驚訝(他也有聽說過某些國家的人會這麼做),但是敏克出身自一個古老種族,難免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敏克每次在睡前喝的酒很特別,不是他認知中的那種紅酒一類的東西,是一種聞起來很香、看起來反而像一般常見的花草茶的液體,聽敏克解釋,似乎也是用類似的材料、用跟酒類似的製作方式而成的,屬於他們一族的傳統。




  久而久之,睡前一起坐在沙發上喝著酒成了一種不可缺乏的習慣。

  蒼葉會整個人將身子往敏克的身上靠,有時候蓮會蹭在他的旁邊,鳥會在不遠的椅背上抽著雪茄,可能會說說一天的趣事、也可能什麼都不說,只是靠著身體感受彼此的體溫,嗅著杯中的液體好聞的花草香,直到將杯中的酒喝盡。

  「哎呀,睡著了。」

  鳥如此說道,蓮還用頭頂了頂蒼葉似乎是想叫他起床,敏克伸手拿過了蒼葉手中的馬克杯,將毯子往纖細的人兒身上包,然後一個公主抱懶腰抱起。輕輕地放到床上,輕輕地摘去蒼葉髮上的裝飾,輕輕地撥去蓋住五官的額髮,然後額貼額,嘴中念著禱詞,然後是無聲的一句,晚安。

  為了他人禱告,這是共同生活以後才開始的習慣。




  [曦淵]

  要兩個經常日夜顛倒的慣犯乖乖睡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常常是一方去睡了一方還在電腦桌前奮鬥,而且通常還在奮鬥的那個人有很大的機率會是夏維曦,不知道是工作真的比較多還是完美主義作祟,總是非得把事情徹底搞定了才會乖乖回床上去睡,黎淵還曾經看過這傢伙直接躺在地板、拿企劃案當棉被枕頭就睡了的狀況。

  本來以為自己會是生活習慣最差的,實際上根本不是,黎淵常這麼想,哪天自己的同居人暴斃在電腦桌前他都絕對不會感到意外。


  不過有個畫面讓他印象深刻,甚至拿來當作小說題材。

  那天大概是截稿日隔天,所以黎淵前一天早早就睡了,夏維曦雖然沒有坐在電腦桌前卻也窩在沙發上不知道在塗鴉些什麼,湊過去看又看不懂再畫些什麼(只有一些圈圈正方形的草稿圖怎麼辨別啊?),也就把他給扔著不去理會,自己去洗澡後睡覺了。

  結果隔天起床的時候,看見的是夏維曦窩在沙發跟茶几中間的地毯上睡著了(這是怎麼睡的他到現在還是沒辦法想通),然後兩隻小貓不知道為什麼的跑出了籠子,各自找了個位子蹭著夏維曦就捲著身子睡著了。

  蹲著看著這樣一個奇妙的畫面,雖然夏維曦慢慢能接受Yuli跟Yuki在他身邊晃,但是那並不代表他可以跟牠們這麼親密……忍不住拿起自己的手機拍了幾張,然後伸手抱起了兩隻小貓,放回籠子裡。

  不過當夏維曦看到照片,被黎淵損的時候,他沒有告訴黎淵的是,會捲著身子蹭在別人旁邊睡著的,可不只這兩隻小貓而已。





  [真凜]

  睡姿有時候可以辨別出一個人的性格。

  有人說,睡姿會整個人捲縮起來、像個嬰兒似的,代表那個人外剛內柔,個性倔強卻同時心思敏感,也有人說,那是一種無法取得安全感的證明,藉這個方法讓自己感到安心。

  凜雖然體格強壯但是在一般的男生裡顯得精瘦,跟真琴相比之下更是纖細瘦小,他可以輕易地將凜整個人環抱進懷裡,就凜有一次惱羞成怒地諷刺他說「彷彿是張有體溫的沙發似的」,可以清楚的看出兩人的身材差距。

  所以,看著凜捲縮著身子窩在棉被裡睡著的模樣,真琴總覺得他特別的渺小。

  彷彿是廣大宇宙中一顆一閃即逝的流星,彷彿汪洋大海中載浮載沉的浮冰……每每想到這裡真琴總忍不住從後攬住凜的腰,將他整個人懶到懷中抱個滿懷,然後鼻尖蹭著凜髮間淡淡的薄荷香,偶爾還能感受到凜像是尋找溫暖似的,往他懷中挪動的小動作。


  感受著懷中人的體溫,淺淺的呼吸聲,將棉被確實地蓋在兩人的身上,小小聲地說了聲「晚安」,心裡默默地希望凜能有個好夢。
  拱起背部像是為自己建起防衛的牆,真琴在入睡前,真心地希望能成為保護凜的那雙羽翼。

  *資料參考
  1. 2015-04-23 00:16 |
  2. 【其他】
  3. | 留言:0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